我呼吸衰竭时,医生寸步不离我身边……39岁危

我呼吸衰竭时,医生寸步不离我身边……39岁危

时间:2020-03-23 14:5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感谢浙大一院拯救我全家,每天看着窗外的阳光,我就知道希望不远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之江院区,刚刚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危重患者毛先生(化名)动情地说,内心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据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介绍, 今天出院的这6位患者中,危重型1例,重型4例,普通型1例,经过系统治疗,专家组评估后均达到了出院标准,住院时间最长的24天,最短的11天。

现场,出院患者代表向医护人员们送上鲜花,感谢他们的全力救治和精心照顾,毛先生也向我们娓娓道来一个心与心紧紧相依的故事,暖暖的,很感动。

// 这里的医护眼很尖!

多亏有了他们//

我今年39岁,是新杭州人,从事软件工程方面工作。1月22日,我父母从河南老家飞抵杭州,两天后就是除夕,本应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刻,但几天后,母亲开始发烧咳嗽,我们马上去地方医院查了CT、痰液、血液,都没有问题,可退烧药吃了不见效,直到2月2日再次就医,母亲确诊了。一家人随即隔离,当天下午我的体温达到了37.4度,当晚我也确诊了,父亲和妻子比我们晚几天也在地方医院确诊了。我确诊后第三天开始高烧,晚上睡觉时都浑身哆嗦,一直烧到40度的样子,后来由于高烧反复,胸闷气急,2月9日我和父亲被同时转院至浙大一院之江院区,此前我母亲也因为差不多的情况已经转到这里。

我到这里已经是傍晚了,当天晚上就感觉情况不对了,转过来之前我因为气急一直在吸氧,9号晚上洗漱的时候感觉气喘更厉害了,后来人就没有力气了,行动困难,根本不能平躺,手脚虽然有点力气,可想坐却坐不起来,只能把床摇起来才能喘气。

守在我身边的医生眼睛很尖,及时发现这个问题,说我的氧合指数很低,他们讨论后我在2月10日被转到了ICU,高流量氧疗并做其他治疗,防止病情进一步恶化。其实我是个比较乐观的人,但说实话,刚进去ICU的时候还是有点压抑,想着这个病让我有点苦头吃了,但我始终相信浙一的技术的。氧疗效果很明显,感觉没有那么闷了,胸口舒服多了。后来我才听医生说,我当时的情况呼吸衰竭,随时可能要插管。

在ICU里经过治疗,我情况明显好多了,力量也稍微恢复了,医生就会叫我下床坐在轮椅上做一些康复,17号的样子我就转到普通病房了。

// 心细如发

他们温暖我的心灵//

我妈妈没有去过武汉,也没有接触过武汉的人,怎么感染上的我们也挺奇怪的,虽然我病得重,但在浙一的治疗下好起来,我始终坚信一家人一定能健康地从这里走出去。浙一的医生护士真的给我很多感动。

因为我妻子比我确诊晚,一开始她在地方医院隔离,那时候我已经在浙一ICU了,有一次我们俩视频,我发现她也有点气喘,而且她整个人有点情绪失控,我就安慰她,告诉她气急的话就多吸氧、少说话,我和爸妈在浙一情况都很稳定。细心的护士可能通过我们的对话发现了这个事情,第二天医生就跟我说,让我也不要急,他们正在协调让我的爱人也转到这里治疗,那一刻真的很感动,他们这么辛苦,但注意力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上。

还有就是,我在ICU和另外三个人做病友,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老爷子,因为病情重整个人处于亢奋的状态,经常大吼大叫,家属又没有办法安慰,护士就一直像照顾自己的长辈一样照顾他、稳定他的情绪。我在ICU的时候,住在靠窗的地方,有几天天气特别好,沐浴着阳光,看到一心一意为我们的医护人员,感觉心里暖洋洋的,我知道希望不远了。我也常常关注手机上的信息,医护人员真的伟大,他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拯救我们的。我父母和爱人病情都比我轻,已经从浙一出院了,我是一家中最严重的,也是最后一个出院的,昨天晚上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了,我发自内心感激浙一挽救我们整个家庭。

毛先生的一番肺腑之言令人动容,但也真真切切展现了浙大一院作为全省重型危重型患者集中救治医院,医护人员对患者全力以赴的救治和无微不至的照顾。眼睛时刻不离患者、嘴上时刻念叨病情、心中时常推敲诊疗方案,梁廷波书记带领专家组们充分发挥“浙一经验”,全力以赴救治患者。

来源: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