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枯燥的军校生活中出现了于曼丽这样美

伪装者,枯燥的军校生活中出现了于曼丽这样美

时间:2020-03-24 05: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七十年前的上海滩,是一个看似美丽的地方,它繁华而神秘。于是不知使多少人沉醉,我也随人流回头看,望见的却只有黄昏。上次看胡歌的戏是“四十九日祭”。整部戏都是灰蒙蒙的,静静的看下去,便是不同于往日的震撼。而此剧的收视率跟戴长官一样纯粹的悲剧。不管有没有那场惊心动魄的车祸。胡歌都已不再是十年前的仙剑少年,随着一批新星的横空出世,几乎堵死了中生代的偶像剧之路,于是只好尝试转型,效果似乎并不理想。霍建华算是比较有觉悟的,接了镖门和战长沙,但收视率却比不上花千骨的零头。而胡歌对此就做了充分的准备,“四十九日祭”不过是牛刀小试,琅琊榜才是重头戏,伪装者是买一送一的赠品。 两者的关系,可以参考一下古剑和活色。

明台一出场还是李逍遥的样子,变魔术逗小萝莉开心。 都说胡歌的颜值已经不复从前了,可除了在特写镜头下眼角的伤痕明显外。其他的一切几乎完美。而王天风出场就是党国精英范,身着中山装,头发抹的一丝不苟,眼睛总是红红的,印象中大叔演戏跟上班领工资一样,而且接的都是些贱萌贱萌的反派。也只有琅琊榜中谢玉的那句胜者自然为正,华丽丽的惊艳到了我。小少爷不顾家人的劝诫跟陌生人保持距离,先来了场见义勇为。成功的引起了疯子的注意,但面对他皮笑肉不笑的套近乎,明台还是婉言拒绝。可一下飞机就开始作死,还上前跟人握手道别,活该被打晕绑回了军校。于是开启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模式,疯子不愧是军统魔头,一记耳光就打蒙了明台,面对疯子简单粗暴的报恩方式,明台估计欲哭无泪。

但是山河破碎,国将不国,明台是个热血青年,在拒绝了大哥的营救后明台开始接受了疯子的特殊关照。当然明台的出现也给疯子带来了不少惊喜加惊吓。终于夕阳下两人剥着橘子,讨论着明台未来的生死搭档,想想后来的结局,这画面温馨的让人落泪。好景不长,于曼丽的出现。师生关系开始了微妙的变化。于曼丽美艳的容貌,神秘的身世,再加上狗血的相遇桥段,立刻引起了明台的兴趣,刚刚还在舞会上庆幸明台找到生死搭档的疯子立马后悔了,维也纳事件气的他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明台,而明台却又在上课期间送于曼丽香水,看眼神我还以为疯子会像对明台那样把香水瓶子狠狠砸她脸上,还好他只是含沙射影地讽刺了于曼丽。

对于习惯了灯红酒绿名媛淑女的明台而言,枯燥的军校生活中出现了于曼丽这样美丽又闷闷不乐的女孩,多关心一下又何妨,疯子的担心是多余的,重庆之行,于曼丽的反常更加深了明台对她的好奇,为了她,明台跟郭教官打架,被疯子砸晕抬进了医务室。正常人看来一般的爱情故事不就是这样开始的嘛,于是疯子只好用最后一招欲擒故纵,先是心平气和地让明台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让他内疚,转身就叫于曼丽用她的悲惨身世留住明台。但是于曼丽没有,她爱上了明台,不想明台在刀口舔血上讨生活,而她已经没有机会了。于是她被推上了刑场。在瓢泼大雨下,在疯子的意料之中,知道了真相的小少爷策马回来了。当然他是为了于曼丽,气的疯子一脚把他踹倒在冰冷的泥地上,痛斥着他自以为是的多情,他对山河破碎的麻木。看着冰雨中冻得瑟瑟发抖,抱着自己苦苦哀求的明台,见好就收的疯子得瑟地掏出了枪,打掉了明台没有击中的人形靶放了于曼丽。从此明台对他感激涕零,更加努力学习来报答老师的不杀于曼丽之恩。

不久,明台毕业了,他几乎完美的完成了刺杀行动。插曲就是于曼丽继父的突然出现,让她方寸大乱,又一次落入疯子的圈套里,当然一切还是由明台来买单。这次疯子恶狠狠地把她与继父唯一的合照砸在她脸上,让她明白她根本不配成为明台的生死搭档。在疯子看来让人谈之色变的黑寡妇应该是六亲不认、心狠手辣的妩媚女子,而不是哭哭啼啼见到他就战战兢兢的小女孩,终于于曼丽不再纠结仇恨了,她开始纠结在明台到底爱不爱她这个问题里。没关系,她不拖后腿就好。毕业的告别是那么的温情脉脉。难怪大家猜测疯子就是明台失散多年的父亲。的确疯子是把明台当儿子教,还送他压箱底的手表,一副交代后事,依依不舍的样子,虽然大姐可以弥补明台缺失的母爱,虽然明楼说过长兄如父,但那是对阿诚。

倒是疯子阴差阳错的替补了这个空缺,明台热血沸腾地走上了疯子给他安排的死间之路,“不要相信任何人”临走时对于疯子的告诫明台一笑而过,却不知道骗他最惨的就是他最敬爱的老师。来到上海滩的曼丽是那么的快乐,舞动的旗袍,各色的香粉,杂乱的海报,闪烁的霓虹,忙碌的黄包车,叫卖的报童,精致的洋房,最主要的是疯子不在,终于可以跟明台并肩作战了。悲剧的是按照国剧的套路,出身青楼又是军统特工的于曼丽不可能是女主,于是女主程锦云上线了,虽然她的颜值演技拖了剧组整体的后腿,但明台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与其说是爱上了程,不如说是给明台今后的弃暗投明找了个借口。真相,他一辈子都会痛心他老师是个叛徒,如果知道了,他一辈子都有内疚,是他亲手杀了自己最敬爱的老师。

而疯子终于可以永远活在明台心中了,可有时也会想,如果故事提前十年双毒在巴黎相遇,那又是怎样一副场景呢。如果没有战争,明台因为调皮被送到军校历练,天台会是怎样的一种相处模式呢。就像明台欠于曼丽的结婚照,欠疯子的维也纳旅行。这中间遭逢了些繁华的旧梦。就因为战争这个苍白的底子,即使一些小细节,在乱世也显现出无比温暖的色彩。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遇到些恰好的人和事,然后交错而过,走出命定的结局来。就像一本线装老书上的尘埃,本身就是光线,经番变故,看不出什么变化。却在尽头细读时才翻出那些苍凉的注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