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片警“夏爸爸”:17年资助26名少数民族学子

武汉片警“夏爸爸”:17年资助26名少数民族学子

时间:2020-03-24 05: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再过几天中南民族大学就要开学了,湖北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铁箕山派出所责任区民警夏清良春节长假后第一天上班就来到校园巡查。 今年春节恰是藏历新年。除夕之夜,他将3位留校过年的藏族学生接到家中,与自己的妻子、女儿、女婿、外孙和亲家一起吃团圆饭。第一次品尝鳜鱼,又喝到夏清良妻子亲手煲的鸡汤,藏族学子倍感家的温暖。正月初一,也就是藏历新年,夏清良特意来到学校,和藏族学子团聚在一起,跳锅庄舞,并送上新年祝福和压岁红包。

“夏爸爸”请孩子们到家里吃团圆饭。警方供图 现年56岁的夏清良,1981年参加公安工作,2001年调至铁箕山派出所担任中南民族大学责任区民警。在56个民族青年学子云集的校园里,他守护安宁、维护正义,关爱民族青年,维护民族团结,用心处理每一起案件、纠纷,师生们尊敬地称他为“夏老师”。 工作之余,他又用有限的工资,默默资助26名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他还有一个特殊的称呼——“夏爸爸”。 近日,湖北省委书蒋超良,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湖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曾欣均对夏清良的事迹批示肯定。 代替藏族爸爸为“女儿”解难 小云(化名)是一个藏族姑娘,2016年考入中南民族大学,父母含辛茹苦供她读书。这个有孝心的女孩本想自己挣钱为父母减轻点负担,谁想涉世未深,大二上学期中了网络诈骗的招。她在网上看到广告,自称可以通过给网店刷信誉赚钱,就把自己的生活费刷了,一开始网店刷单费少也守信用,一单刷完,刷单费和佣金立即返还。等到小云慢慢放松了警惕,网店引诱她刷大单,结果一笔单子下去,网店自称“卡单”,吸引她继续刷单。生活费被骗光后,小云又借钱刷,被人催还,以至于影响情绪和学业,她不得不求助于辅导员。 小云的父亲和叔叔心急如焚地赶到学校,因为人生地不熟,束手无策。辅导员在工作群里@夏清良,夏清良第一时间赶到保卫处。他细心地询问事情经过,把涉事方的电话记下,代替藏族姑娘的父亲出面与之交涉,并约对方到保卫处,面对面协商解决办法。他拍着胸脯保证,“我是中南民族大学的责任区民警,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我负责到底。” 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对方心服口服。小云的父亲见夏清良如此热心真诚,便将女儿托付给他关照。每隔一段时间,夏清良便打电话询问小云的困难,或者亲自去看看她的情绪和状态,就这样,藏族“女儿”顺利地走出了困境。 “夏爸爸”和藏族学子团聚在一起,跳锅庄舞。警方供图 鼓励被骗的壮族“女儿” 再过4个多月,在中南民族大学读大四的壮族姑娘黄素珍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夏爸爸,我要留在武汉。”她悄悄向夏清良吐露心声。 这位23岁的广西壮族姑娘自幼父母离异,由年迈的爷爷抚养长大。艰苦的成长环境让她比同龄人更坚强、更懂事。她刻苦学习,把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希望寄托在考学上。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黄素珍终于考上中南民族大学。就在她看到人生希望的那一刻,命运又给她开了一个黑色的玩笑。 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她暑假打工攒下的3000元生活费全被骗了。血汗钱没了,吃饭没着落了,学还怎么上?她几近崩溃。“宿舍楼门口不是有一个警官的电话吗?他会不会帮我把钱找回来呢?”心有不甘的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夏清良发去了求助短信:“夏警官,我被骗了3000元,已经身无分文,怎么办?” 夏清良立即找到正不停抹眼泪的黄素珍。只见这个壮族小姑娘瘦瘦的,脸色蜡黄,一看就是营养不足,她的衣服还打着补丁。 “当时看到她,我心里难受极了,这孩子肯定受了不少苦。”夏清良说,“一定要帮她快点进入学习状态啊!” 老夏回到所里从工资中抽出3000元,他把黄素珍找出来把钱硬塞到她手里,并耐心地安慰她说:“你先用着,别着急,算我借给你的。”次日,他主动联系协调学校,帮她申请贫困生救助金。 一位素昧平生的老警察,出钱出力,耐心地跑前跑后,黄素珍被深深地感动了,她当着学校老师的面,要给夏清良下跪致谢。夏清良一把拉起她说:“好孩子,好好读书就是对大家最好的回报。” 4年来,夏清良每个月从工资中拿出数百元生活费补贴给黄素珍。为方便她与家人、亲友联系,夏清良还出钱给她买了一部手机。 “夏爸爸,谢谢你!”黄素珍没有让夏清良失望,刚入学时她基础不好,专业成绩最多只能排个中等。如今,毕业在即,她已经排到前三。过去,她因为自己的家庭比较自卑,性格也内向,现在她变得活泼开朗。 去年,武汉出台大学生“户籍新政”,黄素珍打定主意留在武汉。于是,“夏爸爸”最近细心地在辖区走访,打听与她所学专业对口的企业和岗位,帮她联系更好的工作,追寻青春的梦想。 藏族孩子给“夏爸爸”献哈达。警方供图 照料出身寒门的苗族“儿子” “故事不倾诉,感激不表达,我将难以释怀”。一封来自苗族大学生王涛的感谢信揭开了夏清良的一个“秘密”。 王涛出生在一个贫困苗族家庭,2008年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冬天,他连毛衣都没得穿,裤子也短一截,裤腿高高吊着。夏清良在校园里发现了这个可怜的男孩,连忙给他送去一套保暖内衣,寒假时又买羽绒服让他穿回家过年。 从那时起,夏清良每个月都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200元给王涛做生活费。这一年,王涛的母亲因病去世,夏清良又出钱帮他办理母亲的后事。 此后的一个月,夏清良每天打电话和王涛聊天,让这他开朗、快乐起来。他找到学校领导为他申请特困学生困难补助。每逢铁箕山派出所食堂改善民警伙食,他总不忘把王涛叫到所里来吃饭。 王涛学习成绩优异,完成可以考上研究生继续深造。2011年,他即将毕业时,考虑再三,选择了就业。从来没有跟王涛发过脾气的夏清良闻讯“吼”王涛:“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读研?就算交不起学费,还有我啊!” “夏爸爸,我知道你不止帮助一个两个孩子,负担重,我不能再给你增添麻烦了。”王涛与东风公司正式签了约,2012年8月,他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带着礼物,从十堰专程赶到武汉看望这个他叫了多年的“夏爸爸”。那天,在火车站看到这个瘦高的小伙子向他走来时,夏清良回忆说,自己的“鼻子一阵发酸”。 资助贫困学子比对自己孩子还慷慨 据不完全统计,受夏清良资助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多达26人。每次,夏清良总是说,钱是“借”给他们的。 “经济困难的孩子自尊心强,‘借’钱给他们,情感上更容易接受些,也能促使他们更加努力地学习和生活。”夏清良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夏清良的家庭并不富裕,他的妻子唐祝英因病35岁就在家病休,起初只领取100多元的生活费,直到2011年正式退休前,这笔生活费才增加至600多元。女儿在武汉上大学,一个月在校生活费也只给300元。 “老夏资助学生,回家会如实‘报账’。起初,他两百、三百、五百地拿出去,我心里多少有点心疼,但当我亲眼看到他带回家的这些贫困孩子,我也深有触动,我们家经济条件一般,但比起这些孩子,真的很好了。” 每年放寒暑假,他会买10多张火车票送给那些没有路费回家的孩子;每逢过节,他悄悄地把困难的孩子叫到一起聚餐,给他们发“压岁钱”、“过节红包”。 为何乐此不疲?夏清良介绍说,自己从小就生活在湖北省鄂州市华容镇一个穷村子,上高中正长身体,却吃不上一顿白米饭,好心的乡亲主动接济,帮助和关爱让他倍感珍惜。自从来到中南民族大学工作,接触到贫困学生,他就禁不想伸出手帮这些让人心疼的孩子。每年开学季,他主动询问各学院,主动联系贫困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不论是长期资助还是短期帮助,他从不犹豫,也默不声张。10多年来,他累计给学子们资助10余万元。 “一呼通”被数千师生挽留 数万师生保存他的手机号,并送他绰号“一呼通”。深夜十一二点,学生遇到思想疙瘩解不开,照样给他打电话。他来电必接,有难必帮。 “大冬天他常常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就急匆匆往学校赶。”妻子唐祝英说,“起初,我很不理解,刑侦队长也不像他这样过日子啊。”时间久了,唐祝英深深体会到他那颗强烈的责任心。 今年1月24日晚8时许,中南民族大学附近一所中学的家长报警求助,孩子与父亲吵架后,跑进了民大校园,所用手机定位在湖中央,难道想不开轻生了?夏清良冒着零下四五度的低温,赶到校园陪父母找孩子。他沿湖步行,足足寻了3个多小时,鞋子、裤脚又是水又是泥,冰冷冰冷的。直至深夜,确认孩子平安他才停止寻找。 学校教工宿舍区修了新楼,按过去的门牌编号方法既不方便住周转房的年轻老师立户,也不方便快递员查找地址,而重编门牌号码意味着3000多住户的户口本要全部换新,工作量巨大。为了不耽误老师时间,2016年夏清良放弃“五一”小长假,三天三晚坐在学校保卫处现场办公,每天足足签数万字的审批意见,他半句怨言也没有。 中南民族大学少数民族学生占比超过60%,他们之间发生纠纷很常见,但调解起来却非易事。2012级一名维吾尔族学生来自偏僻山村,性格有些暴躁,稍有不顺就挥拳头。2015年6月的一天,因为电瓶车充电的问题,他将另一名男生打伤。夏清良将伤者送医后,出于民族团结的考虑,屡次与伤者家长沟通,一片诚意打动对方化解了矛盾。此后,他经常与这名学生促膝谈心,谈法治,谈人生价值观,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爱,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帮助他融入民族大家庭的生活。 每到开学季,新生安全教育课夏清良从不少“课时”,堂堂课上他都要公布自己的手机和微信号。一有时间,他就在手机上解答孩子们的疑问。他的手机微信好友绝大多数是学生,任何一条短信或者来电他都极其认真地处理。不是老师,却把学生工作做得比老师还细致,中南民族大学副校长杨胜才夸赞他,是全校师生的良师益友,是党员同志学习的标杆,是干部队伍的模范。 学校经常组织民族文化活动,不善歌舞的夏清良跟维吾尔族、藏族、壮族、苗族等各个民族的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开心地聊天,其乐融融。 铁箕山派出所所长钟建林说,17年来,他的责任区没有发生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2016年,所里考虑到夏清良已经55岁了,准备把他调至任务相对轻松的辖区。没想到还没办手续,得知此消息的师生,在校园网上发帖“挽留夏警官”,数千人跟帖,最终他被挽留了下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寅宗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北民警 资助 少数民族学子 省委书记